百度搜索 無為碌 800小說網 無為碌 800edu 即可找到本書.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本王聽你的話,派人再盯著姑母便是!”厲王往旁處一閃,有些不耐地答應了她的話。

    琪后這才停止了那威脅一般的撒嬌鬧騰,重新換了一張笑顏,一面挽住了他的手臂,搖晃著說道:“我這都是為了陛下著想,不想讓陛下的位置被人奪去,才這般著急的!

    厲王嘆了口氣,順著她的話說了兩句,便算將此事順過去了。

    當初,鐘思黎與他說原平公主有異心時,他是詫異且不大相信的。

    “我又怎會欺騙陛下。公主是我的姨母,我與她那么要好。若不是真的擔心陛下,又怎會將此事告知,與公主斷了聯系呢!

    鐘思黎滿臉的真誠與擔憂,加上她迫不及待的姿勢、神情,就算厲王不相信這是真的,也起了一些疑心。

    按照鐘思黎的說法,原平公主與諸多文臣武將交好,也算握著朝中大權。厲王掌政未久,自然難以收攏眾臣的心思。

    而在這些偏向原平公主的臣子之中,有些對厲王有所不滿的,便開始攛掇原平公主拿回政務之權的事。

    鐘思黎在不小心中聽聞了其中的對話,心中緊戒起來,便趕忙來尋厲王。

    有了這般具體的言論,自然更令人信服了。

    厲王心中自然起了一些疙瘩,令他如何也放不下。

    況且那些日子,鐘思黎與原平公主的來往確實少了許多,宮中對二人的傳聞也不大算好,直說二人是因為鬧了什么矛盾,因而不再相親。

    若這些只是讓厲王有了些許懷疑,再加上之前選后大典時,原平公主在他耳邊說的那句“不要立鐘思黎為后”,便坐實了兩人關系有變。

    當時,厲王雖不知其中是為何意,因而沒有聽信她的話語,仍立了鐘思黎,可等鐘思黎向厲王訴說原平公主有反心時,卻覺察出了其間的微妙。

    此后,再回想之前種種,越發覺得原平公主的所為早有行跡可查,那些本不為人在意的細枝末節,都暈染上了一層名為背叛的墨彩。

    后原平公主將秦將軍留在興都,不再外派,引起了厲王的警惕,對他二人也加強了試探,生怕這其中就藏著某些陰謀。

    而后秋祭大典,厲王又將言將軍提拔上來做護衛職責,便是擔心原平公主會趁著此次機會有些異動。

    可過了那么久的日子,無論是打探她與外界聯系的,還是跟蹤她宮中宮人行跡的,都一無所獲,并未見到有什么不軌之舉。

    當他開始有些懷疑自己懷疑姑母是錯誤的時候,他心中油然而起一絲愧疚之意,便撤離了在旁監視的人員。

    可琪后又在他耳邊著重強調此事的緊急,厲王又不得不按著她的說法,繼續派人注意她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可疑的行蹤再度出現在了宮殿四周。

    這次,時望早已生了警惕之心,對有人注意著自己一舉一動的事情尤其上心。

    在宮人匯報此事時,她終于不能再裝作熟視無睹了。

    她命宮中的侍從在暗處捉住了一位監視的將領,將其嚇得不輕,見了時望便是跪地求饒,生怕惹上災禍的驚懼模樣。

    看著此人這般窩囊的模樣,時望心中氣惱。

    怎么就派這樣的人來監視自己了?就算不能完美地掩蓋行跡,也不該在被抓后這般怕事吧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別哭了。告訴本宮,你是哪個軍中的人,本宮不會殺你,會讓你好生回去的!

    此人一聽,便面露喜色,方才哭鼻子的樣子忽然便收了回去,連連磕頭,將吩咐給自己的話語句句道出。

    “謝公主不殺之恩,小人不是有意冒犯公主的,只是言將軍的命令便是如此,小人不敢違背,這才潛伏在公主宮中周邊查看。但是公主放心,小人從未上報過與公主不利的消息,更沒有謊報什么,公主不會有事的!”

    又是言將軍。

    時望實在不知他究竟是為何這般要與自己過不去,也不知這究竟是他自己的意思,還是奉了王上的旨意。

    趁著宮中辦理過年事宜之時,時望以安排護衛巡邏之事為由,喚來了那位言將軍。

    先前時望初見這位言將軍時,眼前隔著厚厚的珠簾,看不起具體的容貌,今日見了,果真發現他臉上有一股兇氣,似乎是特意對著自己釋放的。

    而自己與他素未謀面過,又怎會在什么事情上干擾過他的利益。

    思來想去,時望還是決定換個方法來試探他的口風。

    “言將軍護衛宮中巡防著實有功,只是不知,為何偏偏對本宮的住所格外照顧,好似分了比其他殿多近一倍的將士來與我護衛!

    這話,便是意味著自己已經知曉了他在自己宮殿周圍安插人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是一件大事,而言將軍絲毫不懼。

    先前那位被抓的將士回去后與自己交付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百度搜索 無為碌 800小說網 無為碌 800edu 即可找到本書.

章節目錄

無為碌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800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阿川吃魚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阿川吃魚并收藏無為碌最新章節。

湖北快3开奖结果今天3